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找替身

京城某街坊,有一所已經廢棄的寺廟,廟裏宏大的佛殿,以及幾十間僧舍,多半成了斷壁殘牆。佛像暴露在外,聽不到鐘聲和木魚聲,只有一個老和尚帶著兩個小和尚住在廟裏,冷冷清清。所憑藉的,只是修繕了一間房屋,租賃給做小買賣的,每月得租錢四五千文,聊為香火之資。

有位甘肅交城的農民叫施二,夏秋兩季在家耕田務農,冬春兩季則進京做賣糖的小生意。在京城照例租住在寺廟的東院裏,已有好幾年了。東邊隔壁的一間房間,空關著無人居住。

一天晚上,施二賣糖回來,已是二更時分,風雪交加,很寒冷,他獨自一人喝點酒,尚未睡覺。忽然聽到東邊屋裏有人在問答談話,施二放下酒杯傾聽,聽得十分清楚。聽見其中一人的聲音,像是五六十歲的老人,歎息道;“近日腰部非常疼痛,又苦於腳掌扭折變形。今晚寒風凜冽,想家想得厲害,不知道兒子們是否也想念阿爹?”說完,一再歎氣。另一人說:“我不也是比平時更加煩惱苦悶。一百多天來,我在這兒守株待兔,當地土地又不讓我走,不敢出寺門半步,饑寒交迫。昨天見和尚用刀切下驢肉幹,放在砧板上,心裏暗暗高興,心想這下可解解饞了。

不料轉眼間,又被什參領家的惡狗吃了,只聽到狗啃吃的聲音。還害得我被狗咬,腿上留下了狗咬的傷痕。”老人說:“明天徐四來,可以代替你嗎?”那人說;“土地已允許我了。只要碰上機會,就可找得替身。”老人又再三感歎,過一會悄然無聲,施二知道遇上了鬼,毛骨悚然。趕緊離屋到同行那裏,詳細敘述了經過,聽的人也不寒而慄。

第二天,果然來了個剃頭師傅,租住在東邊屋裏,那人長相粗笨,因為與施二做了鄰居,便過來問候,施詢問他的老家和姓名,原來是河北霸州的徐四。施二不勝驚愕,乘機悄悄把昨晚聽到的事告訴他,奉勸他另換地方住下。徐四婉拒道:“老兄好意,但我自有命!它能拿我怎樣?天帝在上,一定不允許鬼物來害人!”施二只好稱是,不再多說。

過了不久,徐四為人剃頭,誤把鬍鬚剃掉了。那人怒罵,徐四也不讓,於是挨了一頓打。徐四回廟後,還氣憤不已。施二和同行到徐四屋裏,安慰他說:“我們這些做小買賣,小手藝的,遇事要多多忍耐,哪能任性子使氣?你沒見茶館酒店牆上所寫的字嗎?不是‘和為貴’,就是‘忍為高’啊!”徐四還咽不下這口氣,說:“寧願死在外鄉,也不能受此侮辱!”眾人又湊錢打酒來勸解,到了四更時才散去。施二回到自己房裏,還聽到徐四的怨恨聲。一會兒又聽到哭泣聲,施二側耳細聽,聲音漸變,聽徐四自言自語道:“我雖然一時氣惱,難道真要走這條路嗎?”一會兒又說:“如果能這樣,我死無遺憾了!”

直到雞鳴天亮,聲音才完全消失。施二懷疑出了什麼事,趕快披衣出門,從東屋窗戶往裏探望。房中光線昏暗,初看什麼也看不清,看久了,這才隱隱約約發現有人懸吊在屋樑上,另外一個人穿著白衣服背朝外站在前面,兩手在扭動上吊者的腳。施二見狀大驚,邊喊邊退走。寺僧正準備上樓敲晨鐘,聽到聲音趕來,和施二在門口相撞,兩人都嚇倒在地。等到同行們聚集起來,才認出是施二。問清了緣由,一起去看,果然見徐四自縊而死。毆打徐四的是過路人,無從追捕,徐四白白丟了一條命。據施二所聞所見,此事先前已經命中註定,實非偶然。
返回列表